《这!就是街舞》幕后推手杨伟东被调查,经济问题再度突袭互联网

今日上午,原阿里文娱大优酷总裁、阿里音乐CEO杨伟东被爆出因经济问题正在配合警方调查,优酷方面表示一切信息以警方披露为准。

上个月,阿里刚刚经历了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大文娱板块的职位变动正与杨伟东相关。据了解,当时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大麦网CEO樊路远接替杨伟东出任阿里大文娱新一任轮值总裁,而杨伟东则一年轮值期满,将继续专注在视频和音乐板块。而就在4天前,杨伟东还于第六届网络视听大会上亮相并发表了演讲。

事件爆发不久后,原阿里文娱董事长、阿里eWTP投资工作小组组长俞永福在社交媒体发文:“???!!!”,疑似回应“杨伟东被调查”事件。

u=156351274,1593399045&fm=173&app=49&f=JPEG.jpg

近期互联网的贪腐问题频发,美团、京东、58同城等都相继发布了内部反腐公告,几乎都有较高职级的管理层因职务犯罪而被刑事拘留。相较于其他行业,互联网行业的发展速度可谓是“一日千里”。然而行业飞奔的同时,企业高层为何屡撞红线?


原阿里大文娱灵魂人物

此次遭遇调查的杨伟东,从其履历可以看出是文娱行业的一名“老兵”。2011年,杨伟东作为联合创始人成立麦特文化,并担任CEO,该公司主攻娱乐和青年文化,从那之后,杨伟东的任职履历就未曾脱离过大文娱产业。

2013年,时任优酷土豆集团董事长兼CEO的古永锵邀请杨伟东加入集团,担任集团高级副总裁,土豆总裁。随着后来阿里的入场收购以及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的成立,杨伟东的职务级别也层层上升,从优酷土豆联席总裁,再到大优酷事业群总裁,进而成为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轮值总裁,并同时兼任阿里音乐CEO。当年将他一手带入优酷的古永锵曾形容杨伟东,是“一个能够带队打仗的人”。

据了解,阿里的大文娱板块经历了数次架构调整,杨伟东相应地也对大优酷事业群的组织架构特别是销售、内容体系着手调整。杨伟东作为优酷的高层,也是为数不多地会亲自下场抓节目内容和细节的人。

据悉,因为外界对优酷在综艺节目制作能力上的质疑,杨伟东从2017年10月开始亲自抓综艺板块,优酷的《这!就是》系列综艺的产业化运作,都是杨伟东当时与团队共同思考运作的结果。甚至在《这!就是街舞》期间,灿星和优酷制作团队爆发的矛盾争吵都是由杨伟东亲自调解的。而今年,优酷拿下世界杯分销版权的幕后主推手之一也是杨伟东。

不过,阿里近期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也显示,阿里大文娱板块的亏损是集团中最大的,达到了48亿元。


互联网集体反腐引爆热点

对于杨伟东的经济问题是否涉及腐败,优酷方面表示,一切信息以警方披露为准。

南都记者留意到,互联网公司近期集体贪腐的行为时常引爆热点。今年8月,京东集团发布反腐公告,公布了16起典型案例,辞退18名贪腐员工,有4名员工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或职务侵占罪而遭到刑事拘留。

今年11月,58集团的合规监察部在内部公开通报,58同城原渠道事业部高级副总裁宋波、原渠道事业部总监郭冬等人,涉嫌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代理商财物,数额巨大,影响恶劣。通报称宋波、郭冬等人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已被海淀警方刑事拘留。

今年12月,美团点评发布生态反腐处罚公告,内部的反腐团队已调查29起案件,89名内外部涉案人员已移送公安机关,外卖渠道高级总监已被公司解除劳动合同。

对于互联网行业贪腐事件频发,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主要是因为许多互联网企业在资本的助推下规模迅速扩张,但管理体制却没有跟上来。


监管缺位滋生利益输送渠道

国内某知名综艺节目的导演告诉南都记者,文娱产业可能涉及的利益输送环节相比其他行业会更多,特别是这些利益输送手段早已是业内的“潜规则”,如果行业监管不到位,就很容易滋生腐败。

该导演向南都记者介绍了几类常见手段:“从节目的生产角度来说,一是明星费用的返点,比如给明星开出远低于市场价的费用,但是在节目预算里面还是按照市场价签订合同,这一笔钱就可以跟经纪人共同操作;二是外制节目公司的返点,比如导演团队、剪辑团队的制作成本可以开高费用,然后部分返回给负责人; 三是广告的提成以及暗箱操作,尤其是火爆的节目,通过给负责人费用,把整体价格降下来还确保广告能上。”该导演强调,除此之外,利益源头还包括设备采购、场地租赁等。

曾经手过多起职务犯罪和经济犯罪案件的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程久余告诉南都记者,大文娱产业一般业务繁多,收支项目多,因此寻租机会也相应更多。“加上综艺节目链条短,非标准化产品,更易操作。”


企业扩张迅速管理体制难跟上

“涉案人员大多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俗称商业贿赂罪)和职务侵占罪等,目前互联网公司的合规管理还不到位,还没有建立起有效的治理结构和合规管理结构,导致高管权利巨大,缺乏制衡,很容易导致贪腐案件发生。”程久余告诉南都记者。

此外,程久余还认为,正是由于互联网企业急速膨胀,市值巨大,导致许多高管心理失衡,贪念随之而起。“高管虽然拿着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的年薪,但是与互联网公司动辄上百亿、上千亿的市值相比,差距甚远。”张毅还强调,目前许多互联网企业的创始团队越来越年轻,管理经验并不丰富,加上互联网行业瞬息万变,监管自然容易出现纰漏。

上述业内人士均向南都记者表示,相比于传统行业相对固化的体制和流程,互联网企业业务的迅速变迁迭代,也使得对其贪腐问题的整治相对困难。对此,程久余表示:“首先是互联网行业高管贪腐犯罪的利益输送方式多样化,其次是此类案件的反侦察能力较强。互联网公司要建立有效的合规管理,做好权利制衡。”

而张毅认为,互联网企业在动用“铁腕”手段整治贪腐时,最终目的就是要让员工对法律有敬畏之心。他表示:“企业必须要对贪腐零容忍。”


采写:南都记者 徐冰倩